首页 > 男生频道 > 悬疑灵异 > 抬棺人自述
抬棺人自述

抬棺人自述

主角:张九阳林婉 作者:九当家

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1-01-26 16:40:43

离线免费看全本
主角是张九阳林婉的小说是《抬棺人自述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九当家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生老病死,都有征兆之说,那你知道人暴毙之前的征兆是什么吗?这一切,要从死人给自己抬棺说起。...
展开全部

第7章

我的心脏顿时咯噔一声沉了下去。

“别着急慢慢说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我强装镇定的问道。

林婉的眼泪都出来了,然后一把拉开自己的领口,将锁骨露了出来,我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在那个位置,出现了一条小蛇的图案,和我梦见的一模一样。

“这图案哪来的?”我的嗓子有些发干,事情不会这么巧吧?

“我也不知道,刚才做了个噩梦,梦见一条大白蛇缠着我,我被吓醒了,然后就看见它出现在我身上。”

“张九阳,我是不是闯祸了,它是不是那个东西?”林婉显然也猜到了。

“你在哪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我说。

“你别过来,我哥在家呢,他最近跟疯了一样,我去你那里吧。”林婉却突然说道,然后就挂了电话。

虎子见我面色沉重,就问我怎么了,我也没有隐瞒,就将事情的大概原本讲述了一边,虎子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。

“都怪这丫头,她要是不拔那铜钉,也不会惹那脏东西了。”虎子沉着脸说道。

“虎子,不许这么说,要不是因为我,林婉也不会摊上这事,是我欠她的。”我叹息说道。

虎子不说话了,可看得出来他队林婉有怨气。

只是,我搞不清楚,这石碑下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?

大概十几分钟,林婉到了,她看上去不太好,眼睛红红的,显然也没怎么睡好。

“你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不舒服?”我连忙问道。

林婉感受了一下,轻轻的摇了摇头,“身体没什么不舒服,就是有点害怕。”

我点了点头让她进来说话,谁知道林婉前脚刚进来,就突然捂着锁骨痛呼起来。

“怎么了?”我紧张的问道。

林婉表情痛苦的说了声疼,捂着锁骨的位置。

我让她拉开领口看看,林婉顿时脸蛋一红,刚才隔着手机还不觉得,这会当面解扣子,她明显不好意思。

虎子哼了一声转过了脑袋,林婉这才红着脸拉开了一点衣领。

林婉发现了异常,拿眼睛撇了我一眼,小声说道,“有外人呢!”

我眼神一凛,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,因为林婉的锁骨这里什么也没有。

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

我有些惊讶,刚刚视频里看的很清楚,怎么眨眼之间就没有了?

“小豆浆,我还有救吗?我可不想这么早死,我还要给你生猴子呢!”林婉哭丧着脸道。

我顿时被她逗的哭笑不得,“你还有心思贫嘴。”

“你自己说的做为男朋友”林婉道。

我摇头,“这东西好像已经离开了,你别怕,她应该不赶进来。”

可我话音刚落,林婉突然惊恐指着我的背后,嘴巴微微张开说不出话来。

咯咯......

背后突然响起了一声阴森的笑声,房间里的温度一下子变得冰冷起来。

我只觉得浑身一紧,汗毛都竖了起来,回头一看,一个白色的身影正站在一幅棺材上,阴森森的看着我。

很显然,她是冲着我来的。

“小少爷!”

虎子惊呼一声,猛的跳了过来,将我挡在了身后。

“不管你是什么东西,赶紧给我离开,不然别怪我不客气。”虎子大声喝道,手中突然就多了一把水果刀。

林婉这才惊呼一声躲在了我身后。

“还不是因为你,要不是你拔了铜钉,也不会出这种事。”虎子说道。

“虎子别说了。”我皱眉。

果然,林婉顿时低下了脑袋,像个犯错的孩子,然后小声问我。

“豆浆,你能对付她吗?”

我无奈的摇了摇头,我张家九代抬棺,讲的是入土为安,做的是度化善事,借的是天地之气,求的事心安理得,却极少做灭杀之举。

祖祖代代都是如此,爷爷生前就特别交代过,不是生死攸关,让我不可轻易下杀手。

林婉却误解我的意思,以为我没有办法,一咬牙抬起脑袋,往前走了一步,指着女人说道:

“你想干嘛冲着我来,跟他没有关系。”

我差异的看着林婉,心中着实有些感动,就连虎子也一脸意外的扭过头。

白衣女人看了林婉一眼,突然缓缓做了个福记,把我们都给整愣住了。

随后,她又看了向可我,眼睛猛地变成了红色,一股浓郁的怨气一下子散发出来,屋子里猛地刮起了一股狂风,铺子里一阵噼噼啪啪掉落的声音。

“大胆,你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缠着我?”我的脸色有些难看。

白衣女人也不说话,阴森的笑了一声,然后化作一道白烟,一头钻进了其中一副棺材中不见了。

我们仨过了好一会这才回过神来,打开棺材一看,里面卧着一条白色小蛇,拇指粗细盘成一坨,正不断的对着我吐着芯子。

虎子二话不说,手起刀落直接将这条蛇给订死了,我连开口阻止都没来得及。

鲜血顿时蔓延出来,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。

我看着被虎子钉死的蛇尸,不由的皱起了眉头,最后叹了口气,也只能作罢。

我知道,这件事肯定没完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这一夜,我没怎么睡,一直在想这脏东西东西的事,按照今天梦见的情况看,这脏东西应该是先来先来找的我,然后才去找的林婉。

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看,她好像并没有迫害林婉的意思。

一夜时间很快就过去,吃过早饭之后,虎子去租车公司还车,而我则找了块木头给爷爷做了个牌位。

按照爷爷要求,以我的生辰八字来立方位,很快得出一先天八卦位,在西南巽位。

南为乾,乾对应天,西为坎,坎对应水,西南居中,天水相伴,配合我的八字,竟然是那难得的天星风水。

牌位立好之后,我把屋子里的门窗全部打开,意在纳八方之气,然后顶礼上香,香烛燃烧片刻之后,一阵风吹来,白烟变成了青色。

一切都是上上吉兆。

而林婉的身体,似乎也恢复了正常。

我心情干了很多,可就在这天夜里,我又开始做梦了。

只不过,这一次梦见的是一个老者,他一身是血的来到我面前,一直重复一句话。

“张家少爷,时候到了,我没时间了?”

我问他什么意思,他嘴巴动了半天,我却又听不见他说什么,一夜如此。

天亮之后,我就把这梦给忘了,和虎子呆在铺子里,耐心的在家等待着姓龙的登门。

接下来的几天,来的人的确不少,很多都是过来混个脸熟,也有让帮忙的,可这么多人唯独没有姓龙的,我只能委婉拒绝。

几天下来,我和虎子的钱包都空了,虎子干脆出去做起了零工,我自己在店铺里等着。

中午的时候,铺子里突然来了一个穿红旗袍的女人,她一脸恐慌的闯进店铺,一上来就把一袋钱扔到桌子上。

“你是张家小少爷吧,你救救我,求你救救我。”

我看她挺可怜,就给她倒了杯茶。

她哆哆嗦嗦的点了根烟,抽烟的手都在颤抖。

“李老四前天去你家了吧?”她突然问道。

我一听这话,心中顿时咯噔一声,该来的还是来了。

谢小曼的一句话,就让我心中乱了阵脚。

“你是谁?”我紧张的问道。

莫非,她们已经知道了李四狗的死亡?

李家兄弟都不是好人,哪一个没有过刀口舔血的日子?当初村村通公路,李家兄弟为了拿下工程,背地里搞动作,害的隔壁村姓黄的家破人亡。

要不是兄弟几个手上都有人命,我们那里也不至于没人敢惹,如今李四狗死了,他们又怎么会放过我?

经过短暂的慌乱之后,我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。

李家兄弟想搞我,也不是那么简单,真要惹急了,不知道谁搞死谁?

这要是换做以前,我肯定是会慌了手脚,但是自从李四狗的尸体被我爷爷压在棺材下之后,我就有了底气。

毕竟李家的气运,如今被我张家压在棺材底下。

气运这东西就是这么玄乎,谁的气运强大,必然更胜一筹,我现在必须搞清楚事情的真相,眼前的女人就是一个突破口。

我静静的打量着她,女人一身红色旗袍,紧紧的包裹在身上,****至极,不论身材和长相都是上上之品,可惜却一身的胭脂气。

旗袍女人哆哆嗦嗦地抽完了一根烟,情绪这才逐渐的平静一些,我看着她也不说话,等待着她的下文。

“你能救救我吗?”她拿起桌子上的玻璃杯,

“你什么意思?谁要杀你?”我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旗袍女子一口气喝干了杯中的水,双手紧紧地捧着玻璃杯,似乎是有些犹豫。

“既既然你不想说,那请回吧!”我冷着脸站起来轰她出去。

小说《抬棺人自述》 第7章 试读结束。

相关资讯

最新小说